JUST A DREAM



 @Anser  好久没写正经的写东西了orz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Just A Dream

 

赤色的火焰填满了视线,灼热的空气吞噬着肌肤。炽焰的光亮灼烧着自己的视网膜,浓烟熏染着视线,视野一片模糊。

我要找到——我要找到他——!

脑子里拼命地想往着火焰处冲去,但四肢却沉重如铅,轰然倒地,世界在自己的视野里倾斜,熊熊火焰就在身边跳跃。

快动起来啊!!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无意识地阖上了双眼。

 

 

“Hiro??”

是谁?

 

“Hiro,快醒醒。”

Tadashi?

 

“你做噩梦了吗?”

看着自家弟弟猛地睁开紧闭的双眼,Tadashi紧张地抹开Hiro额上沾满汗水的刘海。Hiro瞪大着双眼,一脸惴惴不安。

“Bro,做噩梦了?”Tadashi坐在Hiro的床边,给慢慢坐直身子的Hiro递去了一杯热水。

“唔……大概吧,但我忘了是怎样的梦。”Hiro接过热水,温暖透过马克杯的厚度传至手心,多少给他一点安心感。“我,我只是很害怕。”

“只是个梦,没什么好怕的。”Tadashi低声安抚道。

“我好像梦到自己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抬起不安的双眼,紧盯着眼前的兄长,Hiro想象小时候那样从Tadashi身上获取一点安心感。

Tadashi突然靠过来,让Hiro迎面接受一个温暖的拥抱,他整个人埋在Tadashi的胸前,感受到对方的温热还有心脏的阵阵跳动。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你怕什么呢。”

 

 

“病人的情况稳定,不过因为吸入大量有害气体,可能会昏迷一段时间。”

“比起这个……我更加担心他醒来之后怎么跟他说这个事实啊……”

“虽然说尸体没有找到,但是在爆炸中心很难会存活下来……”

好吵啊,是谁在说话。

脑浆糊成一团,迷糊之间看到了雪白的墙壁和身边的医疗机械。

是……医院?

 

“……所以说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玩什么机器人搏击赛了。”耳边是兄长唠叨的话语,Hiro只是点点头敷衍着玩弄着自己面前的晚饭。

然而好像有点不对劲,他觉得眼前的一幕好熟悉,熟悉得好像在梦里梦到过一般。

“唔……”Hiro坐在餐桌前拼命地回忆,但那股熟悉的感觉只是一闪而过。他拼命想找回头绪,却忘了在这一秒之前自己正在想着什么。

自己……什么时候来到餐桌前?

“怎么了,Hiro?”Tadashi抬头望着发现了Hiro的异样,正想探手触摸对面的Hiro。

然而手指摸了个空。

视线一转,Tadashi回头望向Hiro,弯身关切地问“你怎么了?”Hiro正想开口,却说着“我真的很想上这个大学。”他不受控制地向前走着,他想停下来,想回头看着在自己身后的Tadashi。

但是身后什么都没有啊,只有炽热的火焰逼着自己,扭曲地讥笑,抢夺着身边的空气。

 

“Tadashi!!”Hiro恐惧,在火海里四处张望寻找,任凭皮肤被烫得灼烧起来,任凭浊气窒息着自己的肺部,他要寻找,他要寻找。

“Hiro!!不要去找了!——再这么下去你会死的!”不知是谁的声音响彻他脑海,不不不不不不不,我要找到Tadashi,我要找到他。

拜托了……不要离开我。

“Tadashi——!”火红的火海里终于出现了熟悉的身影,Hiro压抑不住的喜悦快要冲出胸膛。他扑了过去,抬头,看见满头鲜血的Tadashi在自己身下昏迷不醒。

“Tadashi快醒醒!!我们要离开这里——”Hiro拼命地摇醒Tadashi,急促的喘气快要呛到自己。

 “Tadashi——快醒醒!!”Hiro阻止不了恐惧再次在自己心中升腾,快醒醒,拜托了,快醒醒,我不想失去你——

Hiro勉强地把Tadashi扶起,一步步地拖沓着前进。身边的火舌快要吞噬他们,越来越混浊的空气要撑破了他的胸膛。

快一点,再快一点。

他感受到皮肤上的火焰在灼烧,胸口中的肺部在疼痛,意识上的自己在消散。他拼命地想跑,而腿只是沉重地一步步地艰难地挪动着。

我们快要到了!——到了!——Hiro挣扎地挪到熊熊燃烧着的大门前,最后看着一群消防人员冲着他们扑来。

Tadashi——!最后意识完全消失之前只喊出这么一个名字。

 

“——Tadashi!!”Hiro挣扎着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枕在自己床边上的Cass阿姨被他的举动吓得醒了过来。Hiro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被Cass阿姨紧紧地拥入了怀中。

“太好了,Hiro,你醒了!”滚烫的泪水从耳后滚落下来。

“Tadashi呢?我救了他,是吧?他怎么了??”Hiro挣开Cass的拥抱,急促地问道。

“Tadashi他——”Cass的目光明显暗了下来,不敢直视Hiro的双目。

“我不是救了他出来了吗??他在ICU病房吗?我要去找他!”说着掀开了被子正要跳下床,却被Cass抓住了手腕。

“Hiro——,你哥哥他,他死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Hiro甩开了Cass的手,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她。我明明?我明明将他从火海里救出来了啊??Tadashi他——怎么会死呢???

 

“Hiro?做噩梦了吗?”兄长温柔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

然而再也听不到了。

 

Tadashi,我做了个梦,梦到了你不在我身边了。

你轻笑道,怎么会,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一直。

 

 

然而这也是个梦。





评论(6)
热度(24)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