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收录

 看见的一切都是历史记忆是未来


长期维持不睡眠的状态结果失去意识最后猛然惊醒发现自己一直在做梦他已经睡了好多年


过去和现在同时在发生    现在的人看到过去的人的挣扎绝望   但无法帮忙


Jack和Hiccup在维京时期就认识,因为救HiccupJack掉入冻湖底下,后来醒来发现爱人Hiccup早已离去。于是周转全球去寻找他,在几百年的时光中找到他的一个个转世,在一次次相遇,信仰消失,默默守护,死亡之间Jack不断地找新的转世。找到了一个个脸庞相似的hic, 但性格各不相同,在陪伴各种各样的hic过程中, Jack忘记最初认识的hic的模样。但为了给自己一个盼头,花尽无尽的时间去寻找下一个转世……纵使没有一个hic ,是他恋上的那个。


现在无法进行   未来无法抵达   过去无法回忆    困住的时空    困住的时间    一次又一次地循环次元破碎最后到达没有自己的世界

一人一宇宙

Jack的视野突然充满了白光,一时间适应不了光线的双眼紧眯起来……他慢慢爬起来,然后一根纤长的绿藤伸到他跟前,顺着藤蔓的方向望去,Jack看到了一个绿色的瘦小的身影……但他一靠近,鲜绿的藤蔓被寒冷枯萎冻结住了,Jack一怔,只好停下脚步唯恐自己的前进会让更多的藤蔓枯死。


他抬头再望向那个身影,闪耀着凝光的绿眸充满笑意地望着他,那温和的绿,似乎透过空气向Jack的心脏泊泊地传送着温暖。


Jack竭尽了全力伸出无力的手,但每一丝毫的靠近只能看到对方的唇变得愈加苍白。他无奈地垂下手,两人以一层无形的结界为隔,声音传送不到过去,震动无法传播,思念无法传递,心意无法传达……


Hiccup任由所有的藤蔓缠绕着自己的身体,感受着压力进一步累积,窒息也进一步加深着。好似拨千斤一样——他艰难地张开了眼,看到眼前的白发精灵匍匐在无形的墙上,他冰蓝的瞳眸结上了一层厚厚的霜——他记得,冬日精灵不会流泪,只会结上冰霜。他的嘴颤抖着,好像在说着什么话一样——


——我爱你啊


苍白的嘴唇把无声的言语传送给了春季精灵。



Jeff过去的生活并不凄惨,所以当他被问为什么要杀掉家人时,他只是摸了摸脸上的皮肤——他爱死了这皮革般的质感。

然后说道:

因为我爱他们啊——所以才更要死在我刀下。

 白衣少年的嘴角咧到耳根,笑容残忍而又天真。



我一直有着这样的感觉——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人,就好似这里的任何的东西下一刻就会消失那样,任何的事物都会穿我而过。


我对这里的事物动不了真正的感情,即使发生过什么轰烈的事情,我也确实感受过着实的情感——但总会在某几天,或者是平凡的上班的某一天——我会突然问自己:你是谁?你为什么穿着西装拿着公文包去上班?你的真名真的是叫Jack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我甚至不知道前一秒里我想了什么,但这一秒我只感觉,Nowhere I belong.





评论(3)
热度(2)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