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YK

二十二












“是我们看错了世界,还是世界欺骗了我们。”




挪威属于北欧,是温带海洋性气候,实际上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冷,对于北半球的夏天来说,保持在20度上下绝对属于清凉,饱受英格兰炎热的夏日的Hiccup庆幸自己接了North的这个任务——找在北欧居住的冰系魔法师。






他没去过挪威所以无法幻影移形,但North交给他一枚门钥匙,可以直接通往那魔法师的所在之处。他本来想一个人去的,但Jack却奇怪地黏住他死活要跟着一起去。Hiccup一开始以为Jack是在开玩笑,因为他以为Jack不能离开禁林——很多幽灵都不能离开他死去的地方。但出乎他意料,跟着他一起飘出禁林的Jack既没有融化也没有突然消失。他对此吃惊了好一会儿,然后发现了一个问题。






“Jack你能使用门钥匙吗?我的意思是——我又触摸不到你。”Hiccup着实认真地问道。但Jack对他翻了个白眼,他伸出了手中的木棍。Hiccup焕然大悟,手摸上木棍的勾部,然后掏出了那片不融的雪花,启动了门钥匙。
















“天呐……”Hiccup从那致命的吸力回神过来,第一时间听到了Jack的惊呼声。但他脑子好像被搅成了一团耗牛奶,还没能完全清醒过来。他无法阻止胃部的抽搐,也无法阻止喉咙里想吐的感觉,——而且他也没有忍住。




“呕——”他终于吐出来了,胃部变得没有那么沉甸甸,轻松了许多。他擦开虚汗,看到Jack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嘿,有人晕车晕船,我就不能晕这种魔法瞬移吗!”说罢伸直腰来,仰视眼前壮观的建筑。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宫殿,整体以蓝色为主,设计颇为精巧。随着光线的照射,城墙折射着耀眼的光,变换着不同的颜色。在炎日下,城堡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这是一座由冰建造的城堡。










Hiccup不由地张大了嘴。在一旁的Jack早就兴奋地飘在半空,绕着宫殿飞来飞去。Hiccup看到正想阻止爱玩的Jack,这时城堡门打开,一个雪人蹦了出来。




是的,雪人,就是平常看到那些由小孩堆的那种——由两坨雪球堆成的那种。天晓得雪人为什么会自主行动!Hiccup吃惊不已,那个雪人笑着张开了树枝状的手臂:“你好!我叫Olaf!喜欢温暖的拥抱!”说着正扑过来,但中途他停下了,“Elsa让我来干什么来着?对了!迎接贵客!!”然后拉着Hiccup的手兴冲冲地往里面走去。




“这里连防卫都没有吗?”注意到门两边空荡荡,Hiccup这样想到,但很快地被完全拉进大堂里。而在外面的Jack玩得不亦乐乎,似乎要他跟着拜访也不太靠谱,Hiccup只好弃之不理了。






Hiccup被拉进了大堂,雪人适时放下他的手。然后,他看到透明的冰楼梯上走下来一个女子。




“你是梅林的后代对吧。”那女人身穿修身的蓝衣,上面带着雪花印花,还有复杂的冰魔阵。“那位自称MIM的巫师早就为我们预言,下一次再见到巫师之时就是那恶灵再次复活之时。


“初次见面,我是迦加门农后代的魔法师之族族长,Elsa·Crocussativus·Allendale。”女子伸出了带着冰蓝色手套的手,礼节性地与Hiccup握了一下。




“Hiccup Horrendous HaddockIII,Hogwarts医疗室内科医师。”Hiccup也自报着家门,“我还有一位同伴,但他似乎在外面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一时间也找不到他踪影,见笑了。”随即他在Elsa的带领下,踏上那座冰梯。




“素我冒昧,这个城堡似乎不是凡物,似乎是魔法构建?”Hiccup走在Elsa的身后,闻到那件蓝衣上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Hiccup跟着进入一个比较正式的会客室,里面的冰在阴影下呈现成蓝色,在阳光照耀下变得透明。










“是的,这是由我的魔法构建的,我是一名冰系魔法师——你也应该从North那里听说了。”


“这次North委托我来,其实想问清您的意愿。您——愿意在将来与恶灵的一战中助我们一力吗?”




“MIM巫师当年帮了我们很多,而且恶灵的复活对我们也很不利,一旦恶灵复活,黑暗时代会再度来临。我们绝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再发生。”




“我愿意站在你们这边阵营,我记得MIM当年提过——似乎是叫守护者联盟吧,这个对抗恶灵和Pitch的组织。”

















“姐姐姐姐姐——!!”大门被撞开,闯进了一个女子。一头栗色头发,旁边夹着诡异的白色发丝,头发绑成两根麻花,看起来很是活泼。Hiccup猜测这可能是Elsa的姐妹,但他的目光被少女手上的东西吸引住了。




那是一根木棍。






Jack呢?Hiccup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我发现了一个幽灵啊!和你一样会用冰雪的幽灵!!”少女兴奋地跑到Elsa身边,把木棍递过去,看到Hiccup有点抱歉地笑笑。Hiccup有点笑不出,他从没看过Jack离开过木棍,——似乎木棍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现在木棍在这,但Jack这个幽灵跑哪去了?




“夥计,我在这,”似乎看穿了Hiccup的心声,Jack的声音在他头顶响出。他直接穿过Hiccup的身体躲在了他身后,看到Jack这般模样Hiccup有点奇怪,“你怎么了,你木棍离开你不要紧吧?”他发现在身后的Jack的身影似乎变得更透明了些,有点不安。




“我差点被她的火烧死啊,你说我还行吗?”Jack脸露倦意,目光有点后怕,一直盯着那位少女,“你,你帮我把法杖要回来。”




“Anna,我这里正在会见客人你怎么就冲进来了,”Elsa嗔怪道,但眉间的温柔可见她没有真正生气,她接过木棍看到Hiccup对着身后低语,便递过去,“这是你同伴的吧?”她看到了拼命躲在Hiccup身后的Jack,然后转头责怪Anna,“你对客人干了什么,怎么这么不懂得礼节。”






“我——我看他在城堡外面到处乱飞,可疑得很,便用火把他打下来了。天呐,他竟然用冰雪反击过来,我可是第一次看见有魔力的幽灵!”说罢,兴奋地往Hiccup身后瞄去。






“拜托,冰霜幽灵会被一个女孩弄得这副模样?”Hiccup调侃道,Jack小心地接过Elsa手上的木棍,手握法杖瞬时安心了不少。






“嘿!这次我不会再输给你了!你刚才是偷袭!——还用火!太狡猾了!”Jack像个小孩那样冲着名为Anna的女孩喊道。对方玩弄指尖冒出的一簇火,对着Jack挑衅地笑着。






“Jack!对方的属性刚好克你你就别逞强了,下会可别被玩得灰飞烟灭了!”Hiccup劝说道,他有点头痛,也想不通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带他出来。对面的Elsa会意地看着他,似乎也在无奈自己这边有个熊孩子。






“我逞强?我可是JackFrost!!”




“噢?名头挺响亮的嘛,那咱俩来比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