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YK

十八










“人存在的世界,是由他们认为的世界构成的。”




Edinburgh是一座文化古城,位于福斯湾的南岸。它是从前苏格兰的首都,但自从18世纪苏格兰被英格兰合并后,就成为了苏格兰岛的首府。它是个富有历史文化的城市,有很多古城堡大教堂的古迹。它同是是个海港城市,拥有着美丽的海港和重要的交通运输港。丰富的历史和自然资源,每一年到此地的游客数不胜数。




Merida一离开充满冷气的火车,她就被迎面而来的热浪吓到了。她知道老家这边的夏天从三月就开始了,现在七月,气温还是那样的高,丝毫没有降低一点的意图。她郁闷地往袍子里施着冰冷咒,但脸上还是不由地冒出细汗。她和Circe一起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出了火车站,她正想和Circe道别,但手却被她抓住了。“Donnchad小姐,我的店距离这里不远,要不要去店里坐坐?”






Merida想的也好,刚才在车上她故作神秘的说辞让她对那块蛋糕所含的魔法有相当大的兴趣。于是跟着Circe向人流相反地方向走去。Merida没有行李走得倒是潇洒,但Circe还有行李箱,不得不拉着它在愈渐人稀的道路上走着。




路边的街道越来越冷清,房屋和商店越来越少,冷清的街道只有大太阳迎接着大地。Merida虽然施了冰冷咒,但底下的衣服还是被汗水浸湿了一点。她迈开着脚步,跟在Circe走在七拐八弯的道路上。她看着周边的景色,发现都是一片陌生的街区。明明同是住在 Edinburgh,Merida却从没发现火车站附近会有这样人烟稀少的地区。因为 Edinburgh作为一个政治首府,是非常地繁华。加上它也是个旅游城市,所以有这么冷清的街道是非常让人吃惊的。




拐了好几个弯后,Merida放弃了记路的想法。反正到时她可以幻影移形回到家,倒也不担心迷路的问题。最终,Circe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前停了下来。Merida跟着她推门而入,霎时间被里面的东西吓呆了。




是熊,店里全是熊的木雕。地上摆了一地的熊木偶,桌子被摆满了以至于放不下任何其他东西,就连天花,也是雕满了熊图腾。“哇哦,”Merida惊叹道,“This——it`s amazing!”她转着身体,好360度地打量整个屋子。




“咳咳,”突然屋里传来一阵咳嗽声,把Merida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她发现屋里竟然有人,在昏暗的屋内,那张摆满熊木偶的吧台前,坐着一个人。但光线太差她看不清那人的模样,从她伸出的手来看,似乎是个年轻女子。




“Circe,我以为你又要在英格兰那边玩上一个月才回来。”声音听起来也颇为年轻,“噢?你有客人?”那人从椅子上站起,走出了那片阴影。狭小的木窗透出的阳光照在眼前这位女子身上。她身穿着暗红色长袍,黑色的卷发乱得和Merida的有得一拼,但她五官深邃美丽,加上偏黑的皮肤,有点异族风情。




“噢,我只是过来看看。你们有事可以先聊,我不着急。”Merida连忙摆手,她艰难地挪动脚步,想在满地木偶的地面找到可以行走的道路。Circe热情地招呼着那女子进里面的房间,随手一挥,地上的木偶都自行地行走起来,整齐地跑到架子上。而房间里的扫帚也自动地开始打扫着凌乱的屋子。




Merida看到了颇为吃惊,无杖魔法在魔法界被誉为最难学的魔法。而眼前的这位自称木雕师的Circe却随便地能够施展起来,而且这都不是简单的清洁咒,而是更为复杂的——让物体具有行动能力的掌控性魔法。霎时间,她对Circe改观了不少,而且开始思考着她在火车上拿出的蛋糕在它其中的魔法的可靠性。




Merida很快地把整个屋子的熊木雕都看了一遍,一边看一边佩服Circe控制魔力的精准性,那些木雕都是有着魔力的痕迹,每一道沟她都是用魔力掌控着刀子的轻重。不知觉中,她走到了里面的过道,她看到Circe和那名女子呆的房间,那个大门紧闭,时不时还能听到她们尖锐的笑声。




Merida转而走向屋子另外一端,偷听总是不好的。她发现这头竟然有一口坩埚,旁边有各色的小瓶魔药。上面有着一些功能的小字条。什么“想购买魔咒的请倒1号魔药”“想知道本店业务的请倒2号魔药”,Merida看得好奇,什么时候魔咒也变得是可买卖的了?卖给麻瓜那也是可用的吗?




突然门那边发出清脆的铃铛声,紧接着是门被推开的声音。Merida扭头过去,却发现了一头熟悉的超长金发。对方的绿眼睛也瞪得大大的,吃惊地望着她。






“Merida?!”“Rapunzle?!”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热度(2)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