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YK

十七










“她像一只幼鹰,渴望自由却没有饱满的羽翼去飞翔。”




Merida的家就在苏格兰,她大可以幻影移形就回到家,但她偏偏挤上了火车。她不喜欢回家,因为回家就意味着又被母亲在耳边唠叨着婚事。拜托她都18岁了,虽然在魔法界是适龄结婚,但她希望——起码可以自己挑选结婚对象,而不是找一个她没怎么接触过的纯血家族的小子结婚。




而且比起那些纯血贵族,她更喜欢那些和她一样野的男孩相处。因为那样她就不必要纠结那些儿规矩,放下所有,做真实的自己。但身为家族的长女她却不得不被拘束于贵族教育之中,在来Hogwarts上学之前,她母亲一直有意想让她入学Beauxbatons,想让这所女校的淑女氛围可以熏陶Merida。但她一看到那些女学生穿的紧身校服就立即拒绝了,她可不想整天被校服拘谨自己的动作也不想受那些所谓的淑女教育。




因为Hogwarts特快早过了,所以她不得不坐上普通的火车。她在走向车厢的路上已经受到很多来自麻瓜的注目礼,——全都因她那副巫师打扮。但Merida无视了那些人的目光,自顾自地出入车厢。她在坐在车厢里纠结着回去又要以什么理由去拒绝这次的相亲,没有留意到车厢什么时候被打开了。而且她也没有施麻瓜混淆咒,于是乎车厢里一下子被麻瓜闯进来。




“噢,你好小姐,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一位老妇人请求道,说真的她穿着丝毫不比Merida夸张。一件绿色的皮毛大衣快要及地,耳朵上垂着两只夸张巨大的耳环。她的皮肤下垂,头发花白,但还算整齐地梳成一个发髻。她瘦骨嶙峋的四肢被巨大的绿皮大衣裹起来,显得身躯有点臃肿。




天呐,现在是夏天。Merida这么想着,她一路上可是因为穿着黑色袍子被短衫短裤的麻瓜围观了好久,这个老妇人更夸张,整个人就是一副冬天的打扮。她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她,于是不好意思地转开了视线。




老妇人拉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Merida靠着灵敏的嗅觉闻到了一股魔药的味道,她皱了皱眉,目光又转向老妇人。老妇人看她好奇的目光,笑了笑,“我是个做小本生意的,平时卖点草药魔药什么的。”Merida瞪大了眼睛,老妇人接着说道,“你穿得那么张扬,一眼就知道你是巫师了。”她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张卡片递了过去,“来,这是我名片。要想买点什么可以来我的店里坐坐。”




Merida看着那卡片本是一片空白,在她的触碰下黑色的纹路从边上开始延伸,最后排成了一行字:Woodcarver Circe“木雕师?”Merida疑惑地念出来,老妇人笑了:“噢,那是我掩人耳目的职业,你知道不是每一个地方都是Hogsmeade。”




“我的店在 Edinburgh的郊区,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过来购买。”老妇人指了指名片后面的地址,“你是Donnchad家族的长女对吧?” Merida脖子上的吊坠是她们家族的族徽,老妇人一眼认出也不足为奇。Merida抿嘴,把吊坠收到里衣中。




“但恐怕我想要的,连魔法也做不了。”Merida叹气道,“魔法又不是全能。”然后丧气地喝着杯中的黄油啤酒,那是前几天她在Hogsmeade买的,她一向爱喝那种啤酒,于是在空间袋里放了好多。




“不对——魔法是可以做很多事的,就看你怎么去用了。”老妇人慢慢地从怀里掏出个鼻烟鼻烟壶,拧开盖子陶醉地吸上一口。“巫师可以通过魔药和魔杖实现魔法,但魔药和魔咒并不是魔法的全部。它还有很多……譬如炼金术,譬如预言。我知道你心里想要的,Donnchad家族名声在外,谁不知道长女到了适婚年龄?各家都跑去和亲,都希望能够与Donnchad家族联婚,好让自己家族带光。”她琥珀色的眼瞳直视Merida,Merida觉得有点毛毛的,“而你,却最希望自由。希望自己能够找自己真爱,我说的没错吧。”




Merida被说中心事,倒也不慌,在狭窄的魔法界里这种家里的破事,是个巫师用脑子想想都能够猜出了。她听到Circe这么说,倒是兴趣上来了。“噢,还真被你说中了。那你说说说用魔法可以怎么解决?”






“你想让你母亲改变包办婚姻的想法吧,那就让她改变——”Circe掏出了一块小蛋糕递给了Merid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热度(2)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