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YK

十六








“夏日之光,灼目之火。”




清晨,阳光直穿银云,普照大地。晨曦透过窗户直射入屋,而此时的Rapunzle早早就起来大扫除。她当然可以直接用焕然一新来省下不少功夫,但是常年在高塔里生活,她也早习惯了打扫这个属于自己和母亲的小天地。




就算习了魔法,她还是喜欢亲手扫地擦桌。因为她享受着在清晨的阳光下整理屋子,在每次不小心收拾旧物陷入回忆后,抬头看到的是明媚的太阳而不是落日的余晖时,她的心就会被寂寞的记忆里拖出来,被灿烂的晨光温暖着,她喜欢那种心脏暖暖的感觉。就像,被爱着一样。




Rapunzle擦着墙壁,上面有着她自年幼以来画的涂鸦。她从小和母亲生活在高塔里,几乎与世隔绝,寂寞的她只好以画笔为伴。自己心中的所有都通过画笔施展出来。她轻轻抚摸着那些墙画,艳丽的色彩诉说着小女孩心里绚烂的梦。最后,她拉开了一个帷幕,在那片墙后她本来画着一片天灯,那是她瞒着母亲偷偷画下来的,不知为何她母亲一向很厌恶那些在夜空飞扬的天灯。




随着帷幕被拉开,她的瞳孔慢慢地缩小——后面的墙壁一片空白。






她的画,不见了。












“Rapunzle~~~”母亲的声音从窗外传来,“Put your hair down——”尾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拖得长长。Rapunzle被吓了一跳,赶忙把帷幕拉起来,跑到了窗边,魔杖一挥,施了个漂浮咒就把Gothel弄上来了。她几乎是蹲着飘入屋来,然后利索地跳入屋内,“噢,我还是比较喜欢用你的头发。魔法这玩意太危险了,我刚才差点失足了。”她把篮子取下,里面装着新鲜的蔬菜,那是从远离高塔的小镇上买来的。




“Mother,”Rapunzle一副无奈的表情,“我的魔法很安全!再说我怎么可能害你呢?”她走近Gothel,帮忙把菜篮的食物拿出来。她经过Gothel的身边隐约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料的味道,是她从前从没有闻到过的。她有点奇怪,但随即打消了疑惑,拿着食物跑到楼下做饭去了。




两人一起把饭菜做好后,在饭桌上Rapunzle就热情地说着自己在霍格华滋的工作和这段日子的所见所闻。她一边含着饭菜一边说着话,食物残渣几乎从她说话的间隙中喷撒出来。Gothel轻轻笑起来,她用手帕擦着Rapunzle的嘴角,温柔地笑起来。




“你还是吃饭没有个姑娘样子。”她笑着责怪道,眼角旁的皱纹变得很明显。Rapunzle看着母亲的样子,心里却愈发疑惑起来。这么多年来,她没有见过母亲这么明显皱纹。即使她每次嚷嚷着变老了,但皮肤还是挺光滑的。难道母亲没有用自己的头发吗?——还是,那个魔药根本无效?但每次寄头发出去她都会试一下头发有没有失去魔力。




Gothel感受到Rapunzle的目光,下意识地把头发往两边遮了一下。然后再如往常地摸着脸颊,感叹道:“亲爱的,我觉得你不再我身边就老了好多啊。午饭过后能不能为我唱首歌呢?”Rapunzle点头答应了,她的脑子里想起了帷幕后面的那副画,然后开口道,“Mother——,你有动过我房间的墙壁吗?”Gothel一脸不解,她慢条斯理地喝下榛子汤,好似不打算回答Rapunzle的问题。




Rapunzle等了好久,Gothel才开始出声。“Rapunzle,你现在大了。我很高兴,你能够自主独立地在外生活。这说明当初我担忧地一切都是多余的。”


“所以我尊重你的选择,也尊重你的隐私。你认为你的母亲会是那样一个不顾孩子感受的人吗?”她平静地望着Rapunzle,否定了Rapunzle的疑惑。






但除了她也没有人会出入这高塔了。Rapunzle心底这样想,她可不会是当初那个小女孩天真地以为自己画天灯是惹怒了什么神灵。她知道Gothel讨厌天灯,这肯定是她做的,但她却不敢承认——为什么?她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一直在对Rapunzle警告别再想着天灯。




她的母亲身上有着陌生的香料味,屋子里也脏得好像没人住。Rapunzle默默地喝着榛子汤,那熟悉的美味顺着她喉咙滑下。难道,这屋子——自她离开后就没有人住了?Rapunzle惊恐地想到,那么母亲在这段时间里一直干什么?




正午过后,炎热的天气让Rapunzle在屋子里坐不住。她想念着禁林里的Jack,每次她和Merida热得受不了都会跑去Jack那边乘凉,然后在猝不及防的时候被Jack和Merida捉弄,当然按照她的性子也加倍还回去。




她的长发此时简直是集热器,她把全部头发都吊在了天花的横木上,这样一来是凉爽了不少的,但是行动却颇为不便。她把整个人都陷进了摇椅上,老天,这样更热了。她不住地翻弄着桌面的书本,这个温度下就算是Rapunzle也不能静下心来读书。






Pascal爬在她的肩上也热得受不了地吐出了舌头,整个身子和她身上的玫红色裙子融为了一体。她看着这小家伙热得好像快化了一样,打算起身去拿点冰水给它来个冷水浴。于是她拉动着头发,从椅子这头一下子荡过楼梯那边。


她毫无形象地蹲在了扶手上,身子一低,整个人滑了下去。楼下意外地安静,Rapunzle发现Gothel竟然不在,她没有叫自己放头发,而她也不会可施展的魔咒。








她怎么离开的?


她要去干什么?






Rapunzle决定要出去一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