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YK

maya我放了那么久都没放完这篇文= = 



十三










“发现真相的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隐藏真相。”




“Kozmotis!——不是吧?这里就是?所谓的密室?”Jackson捂住了脸,虽然也没有人会在这里嘲笑他们所作所为。




“噢,闭嘴吧,Overland。”Pitchiner扬扬手中的地图,他皱起极淡的眉毛。“根据地理位置来说,这里就是入口!天晓得Salazar Slytherin注1把密室的入口建在女厕所里!!”他四处打量着,在Jackson看来他就像一个标准的闯入女厕所的变态。“快过来帮忙啊!噢梅林的裤子!这里又没有人你害臊个什么!”




Jackson扭捏着迈步踏进来,他可不像Pitchiner那样富有献身精神。他只是在盥洗盆边上摸索打量着,时不时以敬畏的眼光望着在隔间里忙活的Pitchiner。盆边的花纹很顺滑,但有一处有点结合的痕迹。他好奇地按按,但没有一丝反应。他一边盯着那里,一边喊着Pitchiner过来。




Pitchiner看到Jackson误打误撞地找到了看似开关的东西有点不高兴,但还是跑上去看了看。不得不说Jackson的眼神很厉害,在盥洗盆里雕刻着那么多的花纹,他硬是发现了一丝不对劲。Pitchiner看着那个凸起的花纹,却走神了。




Jackson看Pitchiner也没有办法,正想说自己可能找错了。但此时Pitchiner却出神地,吐出了一个奇怪的语言,听起来有点像蛇的嘶叫。Jackson奇怪地望望Pitchiner,但Pitchiner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令人吃惊的是,在他嘶嘶的发声下,盥洗盆发生了位置的变化。相对而并的四个盥洗盆开始分离开来,地板也跟着裂开,在一阵移动的噪音下,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出现了他们的眼前。




两人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欣喜涌上他们的心头,两人高兴地亮起魔杖,一并走了下去。












狭窄密道里漆黑一片,但走了一段路之后视野变得豁然开朗起来。Pitchiner默默地加强了魔咒的强度,好让两人看清密室的模样。




随即Pitchiner有点失望地发现眼前仅仅是一个地下洞穴,高耸的洞顶有多个通向外界的小洞,所以这里的光线不算很暗。发现这点的Pitchiner立即灭了手中的魔杖,在一旁的Jackson倒是一脸兴奋,他紧攥着魔杖,好似期待着随时来一场战斗。




Jackson还算冷静,没有像个真正的Gryffindor那样鲁莽向前。他首先给自己下了个有时限的防御咒,以防任何东西的袭击。Pitchiner拉着Jackson往前走去,他们越往前,就越感到一股强大的魔力波动。然而这不是件好事,Jackson有敏感的直觉,他感到这里面有什么强大的生物正等待着猎物的掉入。




“——Kozmotis?”Jackson叫住Pitchiner,因为他发现在地上的浅浅的水坑正在颤动,显然那个让他有不好预感的生物正逐步靠近着。但Pitchiner没有听他的话,他此刻的神情又变得有点奇怪,望着前方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出神,然后突然扔下Jackson往前跑去。




Jackson察觉到Pitchiner不对劲,正常来说Pitchiner不会是那个向前冲的人,而是在背后默默推人的人。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尽管心中的直觉叫嚣着他不要前进。但他也不可能放下朋友不管。




刚踏入那个黑暗的洞穴Jackson就感觉到全身的立毛肌都竖起来,然后一阵强风呼啸而过,他感到一个滑溜溜的质感的东西在他身边滑过。几乎是同时,他举起了魔杖打了过去,但那道红色的亮光被什么东西反弹了过来。Jackson立即撒腿往前方黑暗的洞口跑去,“可恶,Kozmotis怎么跑那么快?”Jackson这么想着,他绷紧全身的肌肉,拼尽所有的力气奔跑,但身后的声音还是紧跟着身后。




“这是什么东西?是蛇?”Jackson强迫着大脑运转起来,他想起Pitchiner一开始说出的口令,那……听起来确实像传说的蛇语。他也知道当年的SalazarSlytherin是个蛇语者,于是他的密室口令是蛇语这一点也不出人意料。“但——”,Jackson这么想着,突然转进了一个充满阳光的通道。“Kozmotis可是个麻瓜出身的巫师——他怎么可能会蛇语?”他大口喘着气,发现身后的巨蛇没有跟进来。




他低头喘气,打量起这边的环境。他看清洞穴的尽头有着一些雕像,可能——那里就是密室。在尽头那端,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喜悦如甘泉涌上喉咙,Jackson立即朝那边跑去。在这段不长的路,奔跑的过程中时间好似慢了下来。他看到了Pitchiner一脸地疯狂和虔诚,一步步走向那一片雕像前的湖泊。他不知道Pitchiner发生了什么事,好似有什么东西控制了他。他时而退后,双手抓着杂乱的头发,疯狂地扭动身体。时而又奔跑向前,好似在追逐着什么快要消逝的事物。








突然之间,那条大蛇从旁边的洞穴滑出,它扭头,直接奔向了Pitchiner那边。




“Kozmotis——!!”Jackson用尽全身力气大喊,几乎是同时,他高举着魔杖打出几个魔咒在那条巨蛇身上,但依旧丝毫没有作用。他开始悔恨平时上课的不用功,但他没有停下来,把全身的魔力都往那根魔杖输去。“Noooo——!”




Pitchiner最终停了下来,他缓缓转过头,惨白的脸上有纵横的血迹,他好像一直和体内的东西做着斗争。他望着Jackson,一脸震惊,然后视线对上了那条蛇,在最后对上那视线的一刻,Pitchiner的手好似下意识地打出一个极为强烈的强光咒。一时间整个洞穴充满白光,Jackson忍不住地闭上了眼睛,仍感到眼角膜好似被燃烧般的疼痛。




一阵强光过后,他听到了巨蛇的吼叫,还有撞裂岩石的声音。头顶上的石头在巨蛇的强烈撞击下纷纷下坠,一时间场面混乱无比,Jackson隐约地听到了Pitchiner的叫喊,但他的眼睛看不见,在失明的状态下Jackson很慌乱,他担心这Pitchiner遭遇不测。




巨蛇在直视强光下受到极为强烈的影响,它的头撞向四壁,砸向地面,洞穴里轰隆隆作响,好似霹雷好似地震。Jackson的全身魔力全支撑在防护咒上,他不顾双眼的疼痛睁开了眼睛,视野一片模糊,但隐约看到了巨蛇,还看到了向他跑来的Pitchiner。




“跑——快跑啊——”他听到Pitchiner大声叫喊,他欣喜地发现Pitchiner没事。“Kozmotis——你还好吗?”他也尽力喊道,但Pitchiner却在下一刻脸色狰狞起来,“去死吧——”那双金色的瞳孔像蛇瞳一样竖起,Jackson惊恐地跑开。Pitchiner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看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而且,看起来不像一两天发生的事。Jackson边跑边思考着,他无法想象平时的优等生Pitchiner会这样狰狞着扑向自己,虽然他心底有点坏,但不至于对自己的好友这样下狠手。




他花尽全身的力气,往着一开始的入口跑去,他一边祈祷着Pitchiner不要追上了,又一边希望他跟着他一起离开这危险的地方。他听到身后的巨蛇停止了痛苦的扭动,转身又开始滑动起来。




Jackson是练魁地奇的人,体力怎么都会比整天读书的Pitchiner要好。所以等到Jackson慌张地跑回了女厕所,他迟迟还没等到Pitchiner的现身。他焦急地在门口踱步,正打算再冲下去的时候,他的手被一只充满青筋的手抓住了。那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学生的手。




Jackson被吓住了,但他知道那是Pitchiner,于是拼命地把他拉上了。他叫Pitchiner快把门关上,Pitchiner还大口着喘气,他此时神志清醒,但仍在和体内的东西做着斗争。Jackson在紧急之中,脑子里闪过Pitchiner一开始的蛇语,他模仿着蛇语的口腔,把那个词语嘶嘶地说出来。就在他惊讶的目光下,盥洗盆重新地关起来,一层魔法罩跟着被施展开来,完全隔离了地下的一切。他甚至没有感受到在地底里大肆活动的巨蛇。






Jackson惊魂未定,他的肩膀突然被一只手抓住,吓得他转过身来。原来是Pitchiner,他紧抓着Jackson的肩膀,他的模样虽然很狼狈,但魔力完全平静了下来,他眼中只有深深的疲倦。










“Overland……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注1 SalazarSlytherin四大创始人之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热度(3)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