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放一点姐夫的同人文

cp坑我爬了很久才有入的感觉= =【都怪SD 经过一轮刷图+刷cp文后 只对姐夫有萌感 我好想!苏!他!啊!!于是抽风摸了一些字 





Jeff知道自那天的大火后自己早已不是人类。


因为没有人类会在杀害同类之后会感到从未所有的兴奋,满足;没有人类会喜欢把自己的手插进剖开的腹腔里,感受着光滑的肠道在自己手下慢慢蠕动;也没有人类会喜欢用杀戮沐浴着自己的心灵。


自那过了百年后,他发现自己成为了不老不死的存在。


虽然仍有着心跳,但血液不会带来温暖。虽然仍有着呼吸,但氧气并不会净化肺部。虽然仍有感情,但……除了杀戮的快意,再别无所感。但他喜欢这样的自己,不老不死,无所畏惧,就好似……被神选中,成为超越人类的存在。


他喜欢在别人入睡中来个触不及防的刺杀,也喜欢猎物在自己追逐下露出恐惧绝望的神情,而最受他青睐的,就是人类在他刀下的尖叫,在他一刀刀割下血肉时绝望痛苦的叫喊。每每这个时候他抑制不了从心底涌出的强大笑意,肾上腺激素从脑髓剧烈分泌,他感觉到太阳穴处的突突跳的脉动和来自心底剧烈的心跳,那是兴奋的搏动。


他完全不能自已。



不知不觉中,他意识到自己被人类成为一个都市传说,一个残忍而神秘的杀人犯,一个早应该在百年前就死去的孤魂。


他不是孤魂,至少他还是拥有着实体,他能够触碰人类,他能够被人类看见,只是……他的确死去过。那个棕发少年,那个爱着自己哥哥的少年,那个默默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孤僻孩童,早就随着那场大火逝去。


他早死了,但也仍活着,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形式活着。


除去狩猎外,他大多时间都会留在当年被大火焚烧过的屋子里。那个屋子曾是他的家,所以他会对这个地方有些依恋。虽然屋内的一切都变得焦黑,但他仍认出一些眼熟的物件,譬如当年兄弟两人共同享有的玩具,譬如曾经坐过一家子的大圆桌。他从来不拒绝承认自己会时不时怀念过去,头脑在非杀戮的状态下转动得缓慢,不时就会浸入一片迷茫和莫名的烦躁中。他喜欢自己这副无所不能的模样,但心底却有一股燥意,告诉他他想要的不是这些。


他想要的是什么?一颗鲜红但仍跳动的心脏?一个痛苦尖叫的人类?一份永远不会失去乐趣的杀戮工作?


或许这些他都想要,但这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或许……他想要的是一份归属,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在那里他不用做任何事就能感到舒适,不需要保持着杀戮就能获得幸福,不必用着红色来装点着自身的苍白。


噢,他当然不承认自己想要一个家。在尘世里游荡百年后,他,Jeff The Killer,竟然会想要一个温暖的家。这无论被谁听到都会扑哧大笑,——他自己也一样,嘲笑着心底的这个微弱的愿望。


不不不,我要的只是杀戮。我爱杀戮,我爱鲜血,我是Jeff The Killer。他捂着肚子大笑,笑得声嘶力竭,尖锐的笑声回荡在黑夜里,惊飞一串乌鸦。


他永远不会把笑容从自己脸上褪去,他喜欢这样永远地笑着,不管这是兴奋的狂笑还是掩饰的大笑。他嘴角的弧度永远不会落下。


【TBC

评论(5)
热度(27)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