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uth You Know|The Big Four&HP梗

十一








“昨天,不过是行去流水。”




夏日的清风徐徐飘动,轻抚着枝叶,树叶纷纷发出沙沙的低语。昆虫在叫,树叶也在笑,细细的枝头把阳光分割成细块,让光斑零碎地投射在土地上。




正午烈日当头,但禁林的温度还是相当的清凉,而这一点不得不多亏于Jack Frost的力量。由于他的冰雪力量,让原本闷热的夏日变得清凉很多。




刚踏入冻湖的领域,Hiccup就发觉到空气中的温度似乎比平时还低一点。




他疑惑地向湖中心望去,那根干枯的木棍直挺挺地插入冰面,在冰面上直立起来。Jack蹲在了木棍的勾部,他双手伸直,搁放在膝盖上。随着他的呼气,炎热的空气结出一片冰雾。在Hiccup的角度,他只看到Jack的背影,那件黑色的学生斗篷的边缘被他近乎零度的体温结出漂亮的霜花,清风在他身旁把斗篷吹出一个个漂亮的弧度。




“他的背影看起来有点孤独。”Hiccup这么想着,轻轻地踩断了地上的树枝,听到微小的声音,Jack迅速地转过头来。Hiccup原以为Jack一直都是玩世不恭的模样,但出乎意料的是,转过头来的Jack,面无表情,那灵动的湛蓝的眼睛里,充满了看不清的阴翳。




“你来了。”Jack的声音也不似平时的活泼,低沉的声音意外地成熟。他蹲在木棍上纹丝不动,身体轻盈得像羽毛。Hiccup走到Jack的身边,发现Jack的目光弥散,没有焦点地望着前方。“你在回忆过去?”Hiccup问道。




Jack把头搁在了膝盖上,他蜷缩着身体好像一个缺少安全感的小孩。“我知道你过来又是要问我话,”他的下巴搁在膝盖上让发出的声音有点含糊,“你老是在问我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禁林里。”




“这个问题我问了自己有五十年了,”然后顿了顿,“但是从没有人给过我答案。”


“我……我不清楚我现在到底是什么,或许是一片记忆,或许是一缕鬼魂。”




Hiccup抬起手,想安抚地摸摸Jack,但他的手不出意外地穿过了Jack。幽灵就算为人所见,但仍改变不了这个被人触摸不到的事实。Hiccup的手尴尬的停滞在半空,然后作罢地放回到自己的边上。




“你……”Hiccup想出口抚慰,但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的确是想从这位幽灵的口中撬出些什么,但他没有想到过这位幽灵还有如此纤细敏感的内心。不过也对,他还只是个单纯的Hogwarts学生。Hiccup这么想到。“我很抱歉——”Hiccup只张口道出这出这简短干涩的话语。




“但我后来知道了自己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也正因为这些,我不想告诉你我以前发生过的事。”Jack的目光被湖边玩耍的Toothless吸引过去,“那个夜煞,真的预兆着不祥。”他再次警告着Hiccup。




“如果你想说Toothless的背后主人是黑暗之王Pitch,我早就知道了,”Jack一顿,目光转移到Hiccup身上。Hiccup向那边的Toothless挥了挥手,然后Toothless好似一只见到主人的小狗那样飞奔过来,Hiccup几乎被Toothless撞到在冰面,但还是稳住了身体。他轻轻摸着Toothless的头,眼底里都是宠爱,“我早就被这事件牵扯进去了。我也不怕再背负更多的真相。我决不会丢下Toothless。”好似听懂了他的话语,Toothless抬起了头,那双琥珀色的大眼凝视着他。






Jack默默看着Hiccup和Toothless的互动,最终跳下了木棍,Toothless被他突然的举动弄得突然紧绷起身体,警惕地盯着Jack。Jack无视了Toothless的不友好举动,他脸上还是面无表情,但眼中的阴翳已经全部消失。




“好吧——如果你们真的想知道,那50年前的事——我会告诉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