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uth You Know|The Big Four&HP梗










“忘掉昨日,将被明日忘却。”




“Hiccup,你今天来又想问什么?”North低头着,埋头刻着细小的冰雕,办公桌上仍然是凌乱一片,但他丝毫也不介意。Hiccup此时此刻坐在North的面前,他的表情有点木讷,好似无聊得不耐烦。他的眼光散开,发呆似的地盯着North手上的雪雕。




“North……Toothless带我去看了一个人……不,应该是幽灵。”Hiccup随手甩开了一只爬上他手臂的小精灵,“他说是冻湖的主人。但从我自冻湖以来没有见过他踪影,就只有那天晚上,Toothless引导我去见他。”他伸出手摸摸桌上刻好的冰雕,“那个人是谁?他曾是Hogwarts的学生?”冰雕上细小的刻纹在他手下滑走,冰凉的质感让人感到很舒服,“你说龙会引导我走向真相,他就是所谓的真相?我查过了,把幽灵禁锢在湖底可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魔法。”




North最终停了下来,摘下放大眼镜,他打了个响指,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他疲惫地伸展了下肩膀,小精灵们把一盘曲奇推上了工作台,Hiccup犹豫着曲奇里有没有小精灵的唾液,最终还是选择不吃。




边上的一个画像突然开口了:
“早在五十多年前禁林还没有冻湖……”




“那么五十多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有人把Jack Frost封印在湖底,然后才有了四季不化的冻湖?这道理说不通啊。”Hiccup这么想到,他望着North,等待着他给答复。




“你有直接问那个幽灵吗?”North转而问道,“他是怎么说的?”




“噢,要是他跟我说了我也不会来问你。”Hiccup一副无奈的表情,“他说自己是本体灵魂的一部分,没有全部的记忆。”这一点和画像有点像,把宿主一部分的精神意志寄放在画像上,享有同样的个性人格,但不享有完全的记忆。




“虽然是这么说,但我觉得他有什么隐瞒。”




North的双手合起来,手指不住地对敲着,“五十年前的确发生过一件学生死亡的大事。”他的样子看起来不想回忆那过去,“那个时候我还没当校长,凭一个教授知道的,也仅是事情的大概。”




“五十年前,Slytherin的密室被打开——蛇怪被放出来了,有一部分学生被石化了,所幸的是没有人因此受伤。打开密室的是一位学生,一名麻瓜出身的学生。所以我们怀疑有人幕后操作,有人控制着那位学生开启大门放出蛇怪。”




“事后我们给予那位学生严重警告和处分,后来另一名学生莫名地失踪了,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接着这位打开密室的学生也跟着失踪了。”




“由于他们的失踪,我们的调查也断了。密室被关上,我们什么也查不到。”




North呼出一口气,“后来Haiger告诉我,他在禁林里发现了原本住着人鱼的湖被冻上了,一开始我以为只是气候反常,但直到夏天它依旧没有融化,我才觉得其中有内情。但那冻湖上从没有什么幽灵,也没有目击者见过。今天我也是第一次才知道,当年失踪的学生被杀害在那里。”他眼睛里充满着愧疚,似乎在自责自己身为教师的失职。




但North说的故事太简洁了,Hiccup觉得North也在隐瞒着当年的一些事,他甚至连学生的名字也不肯说出来。




“你知道当年失踪的学生是叫JackFr——”Hiccup还没有问完,North打断了他的问话。




“他叫JacksonOverland。”


“——?那搞错——了?”Hiccup瞪大眼睛,“他有一头白发,蓝色眼睛对不对?!”




North奇怪地看着他,摇了摇头:“我记得他比较不起眼,似乎是棕发棕眼。一个在Slytherin里经常被孤立的学生。”




“那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当年的失踪的学生?”Hiccup抓了把头,“但他确实是被封印在湖里,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当年的事没有关系——”“难道那两位学生是一伙的?”Hiccup在心里想到,但线索太少,他根本不能推理下去。




North倏然站起,他神色中莫名有点焦急:“Hiccup你尽快回去吧,这事我会再调查清楚。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是,打开密室的那个学生他还活着。”




“还活着,这不奇怪,为什么North要这样告诉我?”Hiccup皱眉想到,转而一想,“那么North是肯定了当年其中一个失踪学生和我看到那个幽灵是同一人!但为什么外形差别那么——大?而且,为什么那个幽灵还有着冰雪的力量?”他想起那个常年不化的湖,那个幽灵的杰作。一个生前是普通学生的幽灵,为什么死后获得了奇怪的力量?这是一种神的恩惠还是恶的诅咒?






Hiccup深信事情原本面目会远远地出乎他意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