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uth You Know|The Big Four&HP梗










“永远不要叫醒一条沉睡的龙。”






大厅里,学生们和教师们都在吃着晚饭。Gryffindor的长桌一如既往地热闹,时不时有人惊呼尖叫,然后再哄堂大笑。旁边的Slytherin长桌则冷清,只有细细的低语声。另外的两个学院倒大体相同,孩子们都在聊天吃饭,气氛很是热闹。




教师桌这边……Hiccup板着脸用刀叉戳动着食物,而对面两个女孩拼命低头吃饭,不去看自己的男性同伴糟糕的脸色。Rapunzle兜帽里爬出一条小龙,它咕咚一下跳到桌上,叼走Hiccup盘上的一块鳕鱼,然后跑回了Rapunzle的帽子里。




Hiccup望了下周围,幸好这里没什么人留意,然后又转头责备地望着两人。“你们忘了我是怎么交代你们的么?Merida我让你去调查,还特意地嘱咐你不要鲁莽行动!”Merida的手中的叉子停下,她直视着Hiccup,“但不快点Toothless就会被带走了!”




“但那也起码一个礼拜后吧,我们难道就不能用道理去说服魔法部的人吗?”




“噢,你说的简单。”Merida完全地放下了刀叉,“你以为自己能够说服那帮老古董?这不是道理可以说明的。他们固执死板,死僵着规矩不放。你不清楚这边的法律,他们可是人精,随意都能把你打发走。”




“好了好了,我也有错。”Rapunzle帮忙道,“我没有阻止Merida的冲动行为……”






“但我们平安地救出Toothless啊!”




Hiccup双手捂脸,他深吸一口气,“……”但什么也没有说出,他转而低头吃饭。刀叉上的鳕鱼被他戳烂,但他还是面不改色地吞下去,汤匙碰撞的声音在他们这篇沉默的氛围里有点诡异。




“我不想你们出事,你们是我的朋友。”Hiccup低声说道,缩小的Toothless又偷偷地爬出来,它抬着头望着Hiccup,讨好地摇着尾巴。Hiccup轻轻一笑,把小Toothless捧在手里,然后转身离开了。




留下的Merida和Rapunzle沉默地吃完晚饭,她们知道Hiccup还是原谅了她们,就像她们之前做的任何一件过分的事情那样。














把Toothless恢复了原样之后,它好似知道Hiccup的心情低落,乖顺地蹲在地上,长长的尾巴勾着Hiccup,示意他坐上去。Hiccup轻笑一下,他摸着Toothless的头,紧皱的眉头完全伸展开来。但Toothless似乎还不够,它继续蹭着Hiccup的身体,尾巴直接卷上Hiccup的腰际,把Hiccup整个人都托了过来,压在它背部。




“……?”在Hiccup坐上Toothless的背上后,它心急地扑闪翅膀,没有等Hiccup踩下脚踏,就急冲冲地腾空一飞。它在关押室发生了什么事?Hiccup这么想到,以为Toothless被关太久想要飞翔。他也以为这只是毫无目的地兜风,但随着熟悉的禁林出现在视野里,他觉得Toothless应该是带着它去看些什么东西。




果然Toothless在冻湖上方就开始降落了,等Hiccup站在地面后又轻咬着Hiccup身上的袍子,带他往冻湖后方的大树走去。




Hiccup奇怪地跟着Toothless,踩上了冻湖的冰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冰面好像变薄了,轻微的裂开声让他心惊胆跳。今晚的冻湖异常的热,毕竟现在是盛夏热也正常,但平时的冻湖可是很凉爽的,所以他们也一直往这边跑。抱着疑惑,Hiccup走得更慢了些,相反地,Toothless好似心急,反而不再咬着Hiccup的衣摆,自己走在了前头。




冻湖这一带一般都很静,没什么动物会靠近,即使在炎热夏日也没有任何小动物靠近享受清凉,这一点他当初也纳闷了很久。但今天他老听到一些动物活动的声音:树枝被轻轻地踩断,杂草被折断。但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一个动物也没有见到。周围都是高耸的大树,在黑夜里影影绰绰,发出沙沙的声音,头顶的月亮又大又亮,但仍照不亮禁林里的东西。






“嘻——”Hiccup扭头过去,施着荧光咒的魔法没有照到任何东西。


“哈——”又一声笑声,轻如丝,抚摸着Hiccup咚咚跳的心脏。他艰难地吞下口水,自从来到Hogwarts之后他就完全确信了幽灵的存在……但,这种恐怖小说里出现的幽灵还是会让人害怕的。他感到身上黏糊糊的一片,但身体却一阵冰冷。










“哈哈哈——”“嘻哈——”






耳边的笑声越来越清晰,Hiccup几乎觉得那笑声是紧贴着他背部而过,这个想法让他整个背部起满了鸡皮疙瘩。他沉重地喘气,感受到心脏在胸膛越跳越快。前方的Toothless完全地和夜色融为一体,他看不清Toothless在前处何方。巨大的恐惧紧攥着他胸口,他感到喘不过气,跳得越来越快的心脏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啊啊啊啊啊——!”一道尖锐的尖叫直接地插进他大脑里,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在尖叫了,他的手松开了魔杖,腿完全地软了下来,整个人瘫倒在冰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Hiccup瞪大恐惧的眼睛,发现这次的尖叫是出自自己的口中。他挣扎着要站起来,但腿软得没有力气。腿胡乱地蹬了几下,然后他听到了另一股让他感到害怕的声音。






“噼啪——”
“噼啪——”










冰面裂开的声音!Hiccup倒是清醒过来,他听到了Toothless在前方的吼叫,奇怪为什么之前它没有丝毫动静——Hiccup这样想到,但现在情势紧急,他直接叫喊着:“Toothless!不要过来!”呼,冷静——冷静——要慢慢趴下来增大表面积——不对!我已经是趴下了!Hiccup的大脑乱成一片。






而他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根枯枝,然后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不是尖叫也不是怪笑。“快,快抓住这个——”




他下意识地听从着那个声音,然后他感到自己被拉着,漂浮的冰跟着拉力慢慢地靠近旁边还没裂开的大冰面。Hiccup把自己的魔杖唤过来,重新打起亮光,慢慢地挪动到另外那块冰面,最后挪到了岸边。




他松了口气,加大了魔杖的亮光,想看清救自己的人。那根木棍漂浮在半空,而在木棍上方,竟然坐着一个人,在深夜的环境下那身影若隐若现。那是个男孩,约莫18岁的样子,有一头白发,身形修长,整个身体就那样平稳地坐在木棍上。




“呼——好险”少年咧开干净的笑容,若不是略微透明的身躯,简直和普通学生没什么两样,“抱歉抱歉,好久没见到活人了我有点兴奋。”


“等等——你能看到我?”








看到了有明确的形态,Hiccup心头的恐惧立即转为了怒气,原来是这个家伙在玩弄着自己!他毫不客气地把知道的攻击魔咒全都向那只幽灵招呼了过去,一边愤愤地挥动着魔杖,一边抖动着身体。那只幽灵看着Hiccup这样子,快要笑了出来。






“抱歉抱歉——”幽灵丝毫不在意自己被魔咒穿过身体,“我很——抱歉,但你的反应实在太有趣。”Hiccup的一道发着幽绿光的魔咒立即打了过来,“好吧,”幽灵假装露出一个害怕的表情,“我是Jack Frost,冻湖的主人。你是学生吗?怎么闯了进来?”






Hiccup最后收起了魔杖,——他深知任何物理魔咒都无法对幽灵产生伤害。“我叫Hiccup,我是被龙带过来的。”说罢,Toothless从岸边跑了过来,它望着在半空漂浮的Jack,丝毫没有吃惊。






那位名为Jack的幽灵看着Toothless很久,那目光不是好奇——“噢,竟然是这条龙。”






然后转头望着Hiccup,他的脸充满了严肃,没有丝毫戏谑:“它很危险,快离开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