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uth You Know|The Big Four&HP梗














“存在即是合理。”








Hiccup让Merida查Toothless被带去哪里,Merida没花多大功夫就查到了。因为她想起来魔法部有个地下拘留所。




Toothless应该被关在魔法部的底下拘留所,毕竟运送龙不是一天两天能办的事,龙应该被拘留在那。更何况这其中的程序复杂,往往得花上一个星期才能把龙安全送达目的地。




想起了这点的Merida转头,又回到了医疗室,Rapunzle一脸疑惑看着Merida,正想开口问Merida怎么不去查,就被Merida激动地拉起手:“Toothless就在魔法部的拘留所!我们去救它!”




“嘿……!Hiccup不是让你别冲动吗!”Rapunzle挣扎出Merida的魔手,“而且怎么救?而且我们私藏龙本来已经是违法了!……”




“噢,又是规矩。”Merida对“不准”这类的词语格外敏感,常年的相处Rapunzle了解到Merida是个常年处于叛逆期的人,你要她向东她拼了命也要向西。“还有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Toothless就要被送走了!Toothless它又不危险!我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它离开吗?”




Rapunzle听了Merida的话之后仍犹豫不决,她深知Merida的心切,但又担心违反法律带来的后果。Merida等待着Rapunzle的反应,她知道Rapunzle虽然性子总是犹豫不决,但一旦下定决心后又是一个Merida。果然,Rapunzle缓缓抬起头,坚定的绿眸对上她蓝色的眸子,“好吧,咱们一起去救Toothless。”




Merida听到乐得直接拉着Rapunzle就冲出了医疗室,两人一并离开了Hogwarts,同时一个幻影移形,就跑到了魔法部所在的伦敦地带。




一下子跑到了麻瓜聚集的地方,Rapunzle慌忙地施着混淆咒。她们走得太匆忙,甚至来不及乔装。而且按照Merida的性格准是丝毫不理会周围麻瓜的目光直接我行我素地行动起来,想到这里Rapunzle都有点头痛,为什么纯种巫师总是对麻瓜有一种轻视呢。即使现在不是过去纯血论盛行的时代,但巫师仍看不起麻瓜。




她们从正常的电话亭进入了魔法部的最底层,出乎她们意料,除了一个小前台之外,几乎整层都是关押室。天花板高耸着,光线昏暗,气味浓烈,Merida闻到了很多种危险动物的气味,她作为一个猎人的直觉让她整个背部都僵硬起来,下意识地把Rapunzle挡在身后。Rapunzle没怎么见识过这样的场景,也是有点怕,昏暗的光线下她听到远处有各种动物的嘶吼,也有怪异的尖笑。但大多的被关押的巫师是沉默的,所以让那些声音更加地骇人,回荡在巨大的屋穹中。




她们挪到了前台的位置,黑色的充满霉味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看守人,他低着头看着报纸,似乎也不理会突然有人进入。只是当Merida她们继续前进的时候,看守人突然叫住了她们,移开了报纸,头仍低垂着,他用那双犀利的灰眼睛盯着两人:“你们要找谁,过来交保释金。”




Merida迟疑地走回去,“我们找一条……”“我们只是找人问话,并不是来保释的。”Rapunzle嘴快地抢先答道,她迎着Merida了然的表情笑笑。那个守门人盯了他们一会,拖着调子道:“小心不要走到最后那间关押室,那里很危险。”然后垂下眼睛继续在微弱的油灯下读着报纸。




Merida再次走到Rapunzle身边,吐了一下舌头:“梅林的裤子我差点说出来了!”她抹了一把乱发,杵起魔杖施起一个荧光咒。刚才那人说的最后一间房间,很有可能就是关押Toothless的的地方,毕竟龙的危险程度是众所周知的。两人靠着微弱的两个走到了最后一个房间,不出所料,在一片黑暗下她们看到了熟悉的琥珀色的眼睛。




Rapunzle退后了几步,在周围施了混淆咒,还有几道噤声咒。但等她做好了几道防护,却发现Merida额头布满了汗水,她嘴里不断地重复着:“四分五裂!四分五裂!四分五裂!”那道锁丝毫不裂,但这结果也属于意料之中。Rapunzle担忧地探前,她低声地安慰Toothless:“好孩子,我们很快带你出去了,很快……”




Merida把所有有爆炸性质解锁性质的咒语都施了个遍,发现都无果,她烦躁地抓起乱发,气鼓鼓地用手砸向铁门。在一边的Rapunzle看着也有些焦急,她魔咒没有Merida那么好,但她也有着自己的擅长。她脑袋灵光一闪,从口袋掏出了一瓶液体,直接淋到了铁栏杆上,哗地一声,铁柱被融开了一截。




“这是王水,浓硝酸和浓盐酸混合物。”Rapunzle头也不回也知道Merida在她身后吃惊得快要张大了嘴巴。“Seriously?!”Merida张开口只能说出这个词。她压根没有想到,在魔法的保护下的锁……竟然会被麻瓜的手段打开,哦不算打开,是打烂。她觉得三观再次被Rapunzle颠覆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拿出的是魔药……”Merida沮丧地说道,从那个大缺口爬了进去,“结果是麻瓜的东西?!噢我的梅林!”然后她开始打开Toothless爪子上的枷锁,“四分五裂!”




脚上的沉重负担一旦消失,Toothless就立即扑倒了刚走到它前头的Rapunzle身上,它高兴地摇着尾巴,吐着舌头,活像一只狗那样热情。“唔,我们是不是救错了?我记得我们丢的是一条龙而不是狗啊。”




重逢的喜悦来不及品尝,Merida就听到走廊里越来越近的沉重脚步声,她紧张地把Rapunzle拉起来。“怎么办?要幻影随形吗?”Rapunzle慌忙地帮Toothless施着缩小咒,然后把它放进了兜帽里。




“魔法部是不能用幻影随形,这和Hogwarts一样。”Merida一边说道一边把空间袋里的一把弓拿出来,“来,抓住这个。”




Rapunzle刚想说为什么拿这个出来,然后立即反应过来那是枚门钥匙,当她一抓住了弓,两人就被一股吸力吸了进去。





唔,让我想想这枚门钥匙传去哪里?Merida迷糊地想着,她的母亲为她做了太多的门钥匙了,以至于她不知道自己和Rapunzle会被传到哪里。




当那道让人恶心的吸力完全消失,Merida感到身体一空,然后就是急速下坠。




“啊啊啊——”Rapunzle第一时间尖叫起来,Merida睁眼一看,还好,Rapunzle距离她不远。“Rapunzle!!!放大咒!!”她用尽全身力气喊道。




“啊啊啊啊——放大什么?”




“Toothless啊!!!”










但在空中根本不能好好地挥动魔杖,当Rapunzle最终成功地施展出放大咒,她们都距离屋顶不远了。在最后一刻,黑色的肉翼猛地把两人托起来,让两人滚到了龙背上,Merida抓紧时机,整理着姿势,在最后坠入高尖的哥特式屋顶之前,顺利地拉动着脚踏板,让Toothless从屋顶上滑翔而起。


“天啊,”Merida很快匀好气息,她望着下面熟悉的建筑,“我还以为会被传送到老家那边……”身后的Rapunzle还处于震惊的状态,她平时绑好的麻花散开了,金色的头发在空中飘荡着,就像一片柔软的绸缎。






“噢,他|妈的真刺激。”Rapunzle的头顶着Merida的后背,低声骂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
热度(2)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