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Ice

Black Ice

图Tumblr Yukim116



第一看的真正意义上的黑化的Jack!!请允许我舔舔舔!!我就是喜欢这种疯子Jackwwwww!!

 

剧情梗概详情

一开始讲Jack因为在夏天无聊,而其他守护者又忙所以Tooth和Sandy提议Jack夏眠,顺便也有利于记忆的回复。然后Jack就去了,一开始在North那里夏眠但老被Phil和小妖精吵醒所以就跑到了南极去夏眠。

 

这里提到南极还保留着上次和Pitch留下的黑冰,这时候已经有裂缝了但Jack没有留意它们,就滚到洞穴里睡了。结果在他夏眠期间黑沙就泄露出来,顺着他洞穴进到他夏眠的地方,并且影响着他的睡眠。

 

几周过去了Bunny在Warren里发现了一朵冰花,但他知道Jack在夏眠而且要是他想恶作剧也不是只弄出一朵花出来所以他觉得Jack可能在夏眠里做噩梦了,于是便和North提到这件事,但North没有多大理会,把Bunny的话转告给Tooth和Sandy后,他们也觉得没什么,就让Phil去南极踩点了一下。

 

Phil去到南极后找不到Jack藏在哪,经过一番周折才找到洞穴的开口,因为开口太小他花了不少的力气去扩大洞口。进去之后惊讶地发现到处都是黑沙,然后Pitch突然跳出,顺走了Phil身上的雪景球后就放过了他,让他困在南极里迷路。

 

几天过后North还不见Phil回来有点焦急,于是把守护者聚集起来,众人赶到南极后分两路去找,Tooth和Sandy发现了迷路的Phil,Bunny和North被南极风阻挠,雪橇也摔坏。众人聚集后,由于Phil被Sandy扔梦沙睡了,而且找不到Jack,众人只好先回北极。

 

第二天,Bunny十万火急地赶过来说自己的Warren被冻结了,他表示很愤怒想给Jack一点颜色。于是众人跑去Warren看详情,众人离开后Phil才醒来觉得自己太不幸运每次赶不上跟他们说。众人回来之后,Phil急忙跟North说明情况,于是众人又赶去南极。这次众人发现了Jack的洞穴,并且看到了房间内滚动不已的黑沙和栖息此处的Pitch,但被处在优势的Pitch赶走了。

 

过了几天,Jack被Pitch叫醒。他醒来就发现North在洞穴里,其他守护者都在,众人指责他睡眠期间把Bunny的Warren冻坏,又责怪他控制不好得到信仰之后的力量,于是要求Jack只能活动在Burgess镇上,在适应力量之前只能允许拥有那几位信徒。Jack赶不及说上什么,守护者们就用雪景球走了,Jack又困惑又委屈,立马赶到北极。

 

Jack几乎是撞进North的工作坊的,他一到没等North说什么就踹了North一脚,冻住了他手臂。North问他发生什么事,Jack道   你还好意思说发生什么事?     然后发现那颗大地球上本应该有他几位信徒,但不知为何都消失了。Jack发狂起来,Bunny想阻止他,两人争执,North试图阻止,但又被冻住,于是Bunny偷偷夺走了他法杖,但发狂的Jack不曾解释,只是挣扎,假装放弃挣扎之后趁其不意又偷走法杖逃跑了。

 

守护者不知道Jack为何发狂,根本不知道Jack醒来发生的事。

 

Jack从他信徒的家一个个地找过去,一个个地试图引起他们的注意却绝望地发现他们都不再看到他。但实际上,那几个小孩都能看见Jack,看到他独自一人好像看不到他们般。最后Jack带着最后的希望去找Jamie但绝望地发现连第一位信徒都不再相信他。他绝望不已地飞走了。

 

Jack在半路被雪橇撞倒,头部流血。他愤怒而视,Tooth说道没留意他,这话语深深伤害到Jack,于是又开始和守护者们打起来。在来之前,守护者们制好作战计划,说服不了Jack就打算封印起他。于是在打的过程中抓紧机会夺走Jack的法杖,有几次差点成功但又被Jack抢回。最后一次Tooth成功地抢走,众人却发现Jack从空中坠落。Sandy和Tooth都极速去追,但都赶不及,Tooth甚至丢下了法杖去抓Jack,但与Sandy在空中相撞浪费了时间。最后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Jack掉进下面的湖,而他的法杖也随着他坠入湖中。

 

守护者们心都碎了,都以为Jack死了,甚至回去北极举行了丧礼。

 

但Jack只是沉到湖底,他没有死去。在黑暗中他发现Pitch在他身边,本想反抗但Pitch说他是他救了他,不然他只能是一具腐烂于湖底的尸体。原来Jack重生那天并不是他死的那天,距离他死的那天有两个多月了,两个多月来只有Pitch在他身边以他恐惧为食。两个多月后MIM才发现他的才能,于是把他复活,从Pitch手中抢走。

 

听到这个事实的Jack更加绝望,自己竟然只是被MIM随意利用,若不是Pitch一直保存他的身体,他恐怕早腐烂,更不可能被MIM复活了。于是在Pitch这样的绝望地洗脑下过了五个月,Pitch的耐心快被磨光下,Jack终于有所行动。

 

这天Sandy来到湖边,MIM跟他说这天有大事发生。他发现小孩们都在湖边,本想警告他们早点回家,突然发现Pitch的出现。Pitch道   

可能你们要警惕的不是我   

然后冰面破裂,Jack自湖底而出,重重地呼出气息,在低温下显眼可见,但这是极不正常的,冬日精灵的气息一般低温,可想而知Jack当时忍着多大的愤怒。他整个人显得阴冷无情,表情冷峻,身上的霜不再轻盈而是水残留下冰锥般的霜。他一步步地向着Sandy他们靠近,一个个地质问那些曾是他信徒的小孩,你们能看到我了? 小孩们怕他,战栗地点头承认,但这时的Jack笑容冰冷怪异,眼里早无笑意。

 

Jack只是擦身走了,带着Pitch一起离开Sandy他们身边。

 

Sandy对那天看到的Jack很不安,一方面惊讶于Jack还未死亡,另一方面惊讶于Jack给人冰冷的感觉。于是他赶去告诉North。

 

Jack离开Burgess之后决定去探望Bunny,刚好Bunny在重修Warren,被突然出现的Jack吓得不轻。Jack此刻面容诡异,左脸有黑色的印记,锁骨上刻有Nightmare的标志。Bunny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North的聚集信号,Jack提醒Bunny去集中,

我来这里只是跟你打个招呼 

 然后给Warren来了场前所未有的大雪,再次冻结了Warren。

 

Jack在这之后利用激活冰雪做的雪人,来让那些小孩信服他。之后他发现把黑沙填满在冰霜做的动物里可以延长存活时间,于是他利用这些技术来传播恐惧,他甚至成功地让成人信服了他。他每次都会在旁边看着那些冰动物去玩弄人们的恐惧,让它们传出自己的名字之后,人们就能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精灵,Jack只是微笑着挥手,笑容冰冷。

 

之后Jack被风牵引到Old Man Winter死去的山上。原来上任冬日精灵因为被冬日力量迷惑,失去了自我,黑暗面的他想制造一次冰河时期,但光明面的他想阻止,于是被守护者们困到封印到雪山里后,他选择了自杀【冰冻自己】。

 

Jack和Pitch就来到这个山上,找到了OldMan Winter死去的洞穴里,Pitch提到冬日精灵的力量只能传承给同样属性的精灵,于是Jack颇有兴趣地去触碰了Old Man Winterr的手。

 

另一边,守护者们通过雪景球来找到Jack所在的雪山上,雪橇再次摔烂,众人被Jack的冰熊牵制,但最后还是逃出。他们知道为何Jack和Pitch要来这雪山,于是加紧了前进的步伐。

 

Jack一开始触碰Old Man Winter的手没感觉到啥,但后来想挪走也挪动不了,这时力量突然通过他们的手奔涌而出。守护者们赶到想阻止,但被Pitch牵制住。于是Jack继续接受着力量,但那力量太强大,连Jack都感到那股力量的冰冷,他越感觉到不适,想挣扎而出,最后终于脱离出那股力量。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衣着都改变了,衣服变成纯黑,第二层衣服的手臂被藏蓝绳绑住,衣摆长即膝盖,膝盖下就是有黑蓝镶边的黑靴,领部多了一层皮毛,下面就是一件黑蓝披肩,肩部还有锁链。而头部则加上了一顶凯撒大帝式的冰王冠,连法杖也添上一层黑冰,形状也变得越加怪异。【说实在的他不喜欢这身衣着,担心着自己的衣服跑哪去】【这段只是为了画出来而做出详细描述= =】

 

结束过后Jack发现守护者们都被Pitch撂下了,Jack接受完力量后气场大增,Pitch的恶灵都恐惧着他,他自己也感受到Jack那股压迫感。

Jack抬头问,你救我的那天——我是想救我妹妹的,我牺牲了自己去救她,而你却救了我?——

Pitch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不应该把真相说给Jack听。

你要知道你很特殊,——你是JackFrost

——我妹妹难道就不特殊吗?

第二个错误。

之后Pitch被Jack气场逼迫,他以为自己会被杀,但Jack只是让他滚蛋。

 

Pitch走了之后Jack正打算离开,但却被Tooth抓住了衣襟,被问道   你会回来我们这边吗?   时Jack有一丝愧疚但拒绝了她,头也不回地离开。

 

守护者们醒来后离开了雪山,这次的大事件MIM仍然沉默不语,North表示有点理解为何Jack总是那么怨恨MIM,因为他总在那里看清着一切,但却从来都不语,从来都不帮。

 

在Jack成功地让成年人都相信他之后,Burgess小镇变得死气沉沉。有一天Jamie偷偷溜出去散心,发现了Jack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动物,Bunny突然出现,催促Jamie回家,但Jamie表示自己想见Jack。但Bunny不许,Jamie问道为何时,Jack突然出现。Bunny顿时警惕起来,把Jamie用Tunnel运到他房间后独自对峙Jack,但他不想伤害Jack,——至少在他伤害到孩子们之前。

 

Bunny提到Jack不要再带来太多寒冷,但Jack道 我只是想找点乐子而已。 Bunny说那早就超出了找乐子的程度,这已经确切地伤害到人了,Jack不信,但还是跑去信徒那里确认。发现每人都或多或少因为这极寒而受到伤害,Jack不承认那是自己的错【说实在黑到这个地步Jack你竟然还是不敢伤害别人?】于是胡乱飞走,但由于南极风不太好驯服,他中途掉到草丛里。

 

他突然觉得很烦躁,一切好似都是他的错,连带看着身上的衣着也觉得不顺眼起来。一边想脱下来但苦于结冰根本脱不下,他就生自己的闷气,把错归咎于衣服上。

 

 

作者还没连载完:3 距离上次更新是五个多月之前的事,在作者的话里发现最后一次更新离前一次更新竟然隔了八个月,相等接下来的更新简直漫漫无期= =个人比较喜欢Jack刚从湖里出来,恐吓Pitch,每次用冰动物增加信徒的那几个描写所以就写得比较详细了ww 黑化果然大爱啊wwww


评论(3)
热度(13)
© 弗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